第3章 英利国际(中国)有限公司----做人不能太老实(1/49)

英利国际(中国)有限公司 !

“那么在你看来,做人做人是杰克强,做人做人还是我强?”陈俊继续问。

叶笑言认为安森今天很奇怪。

他问的所有问题都很奇怪。

“杰克很厉害,但现在你也很厉害。等你到了他这个年纪,你就比他厉害了。”叶笑言说实话。

陈俊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。

“那么,在你眼里,我是最棒的?”

叶笑言又说了实话:“如果你只看功夫,你就不是最好的。但是,你什么都好,所以总的来说,你是最好的。而在我眼里,你一直是最棒的。”

陈俊笑了:“你这么看好我?”

“嗯!”叶笑言点点头。

陈俊心里很高兴。“其实,我也喜欢你。记住不要让我失望。这个一定要活下来。如果你活不下去……”

说完,他露出一个凌厉的表情,“小心我收拾你!”

“我会的。”叶笑言认真保证。

他一定要熬过来,他会很轻松的熬过来,因为对他来说,被颜色诱惑并不难。他真的没兴趣。

陈俊笑了。“那我先走了。早点去休息。”

说完,他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走了几步后,他停下来,回头看着叶笑言:“你刚才真的感觉到了吗?”

"..."叶笑言压制复杂的想法。“没有。”

陈俊笑着说:“看来我的诱惑成功了。你对我没有感觉。就算别的男人来了,你也一定会过。”

叶笑言笑了笑,没说话。

陈俊转过身,悠闲地走进房间。

只是叶笑言没有看到他复杂的表情。

他丢了树叶,什么也没说。可能他有点,但很可能是尴尬造成的。

同时,他很高兴叶笑言的专注力很好,这样他就不用担心自己会被别人诱惑。

只是叶笑言。真的很无奈很纠结。

叶笑言关上了门,他的心里充满了情感。

安森,你真好。

为了让他通过,亲自测试他。

他看得出安森担心自己考不上,经不起诱惑。

他的关心真的感动了叶笑言。

因此,叶笑言认为他当时的慌乱和困惑是对安森的亵渎。

不,任何怀疑安森刚才行为的恶念都是对他的亵渎!

所以一定不能让他知道,其实刚才他有反应,他内心并不平静。

他真的很害羞,不知所措。

这些他不能让安森知道,如果他知道了,估计他会认为自己不正常。

他没有忘记安森讨厌变态。

他也想继续和他做朋友,不想让他反感...

叶笑言的感激和理智占据了上风。

他从心底压下了一点对安森的异样感觉,深深的埋藏到感觉不到为止。

第二天,叶笑言非常不安,害怕多拉会建议米砂大师找个人来测试他。

幸运的是,还是朵拉考验了他。

只是他发现朵拉对他越来越感兴趣了。

当然不是。

他觉得朵拉看着他的时候是在看一个猎物。- 5327+379867 - >

莫兰眨了眨眼。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。他什么脾气?

但是他的脾气一直很怪,太老她也懒得管他。

莫兰把资料书放在一边,太老没看完,就去做别的事情了。

几个小时后,云起·莫回来了。

“妈妈,我回来了。”

莫兰刚在客厅坐下。她抬起头,看见他走进来。埃文过来给你看样东西。

出于好奇,他走过去坐下。“什么?”

莫兰把他手里的资料书递给他:“你爸爸帮你整理的。我看了。都很好。你可以选择一个你喜欢的。”

云起不疑开,顿时愣住了。

“这是?”

莫兰不好意思地说:“你爸爸太着急了。现在他开始担心你的人生大事。不要怪他。”

莫并不生气。说实话,他一直很温柔,从来不让别人看到他的情绪。

“没什么,让我看看。爸爸也对我好。”

莫兰点点头。“是的,你爸爸是为了你好。”

齐墨韵站起来,冲她笑了笑:“妈咪,我先上楼了。”

“去吧,慢慢来,别急着做选择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回到卧室,把莫的资料书扔在床上,然后脱下衣服去洗澡。

半小时后,他穿着灰色的家居服走了出来。

他的头发只有半干,黑色的头发清新整洁。

懒懒的躺在床上,他拿着资料本,打开来慢慢看...

很多女生的信息,他都是一眼。

直到页面停留在一个漂亮女孩的照片上。

照片里的女孩五官很美,眼睛里充满了全世界的阳光。

云起·莫盯着她,从未移开目光。

直到莫兰敲门请他吃饭...

几年前,祁瑞森一家重建了一座小城堡,搬走了。

目前只有一座奇瑞岗城堡。

在餐桌上,全家人按顺序就座。

仆人们把美味的食物一个接一个地放在桌子上。

吃了几口,随口问祁墨韵:“你看了那些材料没有?”

齐墨韵点点头:“是的,我见过。”

“怎么?”

“都很好。”

“有没有什么花式?”

莫兰打断道。“你现在让他做出选择太快了。让他多思考几天。”

齐墨韵问齐瑞刚:“上面谁能做到?”

瑞奇只是瞥了他一眼。“不,我给你看?”

“看什么?”云乾忍不住问,他们在说什么,像是在打哑谜。

云也很好奇。

莫兰给了他们两个菜:“没什么,选女朋友的是你大哥,但不一定选,要看他喜不喜欢。”

云千激动地说:“大哥要选女朋友。轮到我了吗?”

莫兰敲了敲他的头。“该你了。吃你的饭。”

“妈咪,我要成年了。能不能别再打我头了?”

莫兰反而摸了摸脑袋:“好好吃饭。”

云千:“…”

云也觉得很新奇:“大哥选的话,给我看看。我看你选谁。”

齐墨韵笑了:“那我们就说说吧。”

“你还没选?”祁瑞刚问。

“我再想想。”齐含糊地接过来,做人然后说起了别人。"过几天,做人我想我会去中国出差。"

“哪个城市?”莫兰问。

“它是一座城市。”

一个城市是那里最繁荣和富裕的城市。如果你想开展国际合作,你通常会去那里。

莫兰高兴地说:“你代替我和你爸爸去看望你的阮叔叔和他们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祁瑞刚看他一眼,没说话,低头继续吃饭。

莫自然注意到了他的目光。

他们父子之间的微妙感应别人是不知道的。

几天后,齐飞往这个遥远而又熟悉的城市。

他自然住在自己家里。

来之前,他提前安排了物业打扫房间。

他一来,就可以签到。

洗完澡,休息了一会儿,他先去了附近阮的家。

江予菲见到他非常高兴。

云起莫在阮家吃了晚饭,然后回家。

第二天,他去处理业务,忙了两天才完成出差的目的。

齐让他的几个员工先回伦敦,他打算在A市多呆几天。

肖家人。

李明熙拍了几张帅哥的照片给小乔看。

“你怎么看这个?你大两岁,刚从哈佛大学毕业,家里还开着……”

“不行,我眼睛太小了!”小乔不喜欢她的介绍。

李明扬盯着她,“小在哪?现在单眼皮小眼睛不是很流行吗?你不觉得他长得像那样吗...谁在韩国?”

“我不喜欢明星,尤其是外国明星!”

“算了。这个,这个比你大五岁,硕士毕业,自己开公司……”

“太老了,不喜欢。”小乔还是不喜欢。

李明熙无言以对。“你大了五岁,哪里老了?”

“反正太老了!”

“你到底喜欢哪个?”

“没有人有幻想。”

“小乔,我告诉你,你已经受够了。我给你介绍了七八十个年轻人。A市有前途的年轻人我都找到了,你一个都不喜欢!”

小乔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。“我说,我不喜欢男人,我喜欢女人。”

李明熙太生气了。“你应该少给我这个。这辈子只能嫁给一个男人!”

“我不喜欢男人。”小乔皱起了眉头,眼神里掩饰不住厌恶。

李明熙叹了口气,“你也不喜欢女人。”

“谁说女人漂亮干净,我喜欢女人。”

“我不告诉你,等你爸回来教训你。”

小乔马上站起来说:“你没事吧?我要出去玩。”

“不要出去,呆在家里!”

小乔泄气地坐下,不满地抱怨:“肖骁天天跑来跑去,你怎么不关心他?”

李明熙突然头疼。“他不让人担心。为什么我生了你们两个收债的?”

“你生来对每个人都一样。”小乔骄傲地说:“谁让你的孩子看起来漂亮,漂亮就是爱玩。”

李明熙:“…”

“可以去整容,把自己变丑。”她粗鲁地说。

萧桥撇嘴,“你当我智商有问题吗?多好看啊,我免费出去吃!”

做人不能太老实

只是漂亮的人,太老太担心了。

李明熙端起茶杯喝了口茶:“算了,太老我就不跟你说这些了,免得生气,多活几年。”

“夫人——”正在这时,一个仆人走了过来。一位客人来了,他说他姓齐。

李明熙纳闷:“多大了?”

“很年轻,一个年轻人。”仆人笑得很灿烂,主要是客人太好看了。

李明熙赶紧说:“请他进来。”

也许埃文在这里。

果然,埃文来了。李明熙见到他非常高兴。

“埃文,你什么时候来的?好久不见,你又帅了。”

祁墨韵笑着说:“我来了几天了,但工作一直很忙。现在我有空去拜访你。阿姨,别怪我。”

“我怎么能怪你呢?请坐,小乔给埃文泡茶。”

云起不看小乔,然后和李明熙坐下。

小乔很快拿来几杯茶。

李明熙已经问了齐很多问题,大概知道他现在一个人在管理一家公司。

李明熙赞赏地说:“埃文现在这么能干。小乔只比你大几个月,却一事无成。”

小乔无言以对:“妈,这能比吗?我不是男人。”

李明熙马上骂她,“艾君比你能干!”

“她比我大。”

“算了,这个我就不跟你说了。”李明扬看了看云起莫,“你这次来,打算呆多久?多玩几天,好久不见。我们都想你。”

齐墨韵笑着说:“我打算多呆两天。我对这个地方也有感觉。”

李明熙开心地说:“挺好的。你打算去哪里玩?”

“我可以去任何地方,我自己没有行程。”

“让肖骁陪你到处玩,反正他每天什么都不做。你们年轻人在一起玩很开心。”

“好。”齐墨韵欣然同意,然后他看着小乔。“听说你毕业了?”

小乔点点头:“对,刚毕业。”

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我还不知道。过段时间再说吧。现在我终于自由了。我们玩一会儿吧。”

云起·莫很自然地建议道,“这两天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玩呢?人多了,热闹了。”

“好。”小乔高兴地答应了。

李明熙好像看到了什么。她眼里闪过一丝笑意:“那就让他们的兄弟姐妹陪你玩吧。乔乔会照顾埃文的。你去伦敦玩,他会更照顾你。”

“妈,你不说我也知道。”

齐墨韵依然保持着绅士的笑容。“如果Jojo能去伦敦,我会好好对她。”

小乔瞪了一眼,“那叫什么?想给姐姐打电话知道不?!"

李明熙反驳道,“艾凡比你小几个月,看起来比你成熟稳重。我觉得叫你姐姐不舒服。你看你像妹子吗?”

小乔心里不服。几个月也小。

但她什么也没说。

李明熙又开始和云起·莫聊天了。她越说越喜欢这个孩子。

能力不错,但人品也不错,涵养也不错,人长得也不错,几乎和萧郎一样。

李明熙天生爱她的丈夫。

像萧郎这样的男孩,她当然非常喜欢。

她不禁怀疑小乔能不能找到这样的丈夫。

小乔的性格和她差不多,做人太张扬了。

你应该找一个这样的老公,做人才能更包容她。

李明熙心思有点活跃,如果可以的话也不介意他们两个在一起。

而小乔,完全不知道她的心思。也干脆把莫当小弟看待。

在小家吃过午饭后,李明溪让小乔带齐出去玩。

小乔自然乐意。

开车,小乔问他:“你想去哪里?”

祁墨韵笑着说:“没什么特别可去的。你想去哪儿玩,我们就去哪儿。”

小乔高兴了。“你会玩赛车吗?”

“嗯,我玩了一会儿。”

“我们去玩赛车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小乔带他去赛马场玩。

她认为齐墨韵的性格在比赛中会比较温和。

结果她错了。他的驾驶技术很好,速度很猛,不比她差。

和他打了几局,小乔输了两次。

她玩得很开心,很久没有遇到对手了。

“埃文,我看不出你这么厉害。你还会玩什么,我们再玩!”小乔兴奋地问。

“你会玩什么?”云起不问。

小乔挽着他的胳膊自豪地说:“我知道的更多。去玩电子游戏怎么样?”

“好。”

然后他们去了游戏城,选了一个刺激的游戏玩。

云起起初很熟练,但在后面他越来越好了。小乔几次差点输给他。

小乔不得不惊叹他的学习能力。

“再来几次,你就能赶上我了。我玩这个游戏好几年了,几乎没有对手。”

云起淡淡的笑着说:“其实我不知道怎么玩,但是掌握规则就容易多了。”

小乔很是嫉妒,“这也叫不知道怎么玩?我不告诉你,天才都是谦虚的!”

齐墨韵笑着说:“现在时间不早了,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。”

“是的,我也饿了。我们去我家吃饭吧。”

“你家?”

“我的餐厅。”

今天朗明开了几家连锁餐厅,小乔还是带他去了总公司。

店里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大小姐。当他们去的时候,他们非常热情地为他们安排最好的盒子。

“不客气。如果你想吃什么,我请客。”小乔把菜单递给他。

云起·莫也不客气,点了几个菜。

通过看他点的菜,他知道自己经常吃中国菜,对中国菜的味道很熟悉。

“你明天想去哪里?”吃饭的时候,小乔问他。

齐墨韵想了一会儿,说:“你能去泡个温泉吗?听说附近有雪山,有温泉。”

“我知道那个地方,我去过,还不错。好的,我们明天去那里给肖骁打电话,这样其他人就不用打电话了。他们结婚的时候很忙。”

“听说你姐姐怀孕了?”

小乔点点头:“是的。她怀孕了,所以不能和我们出去。以前多好啊。我们会去我们想去的地方。现在找不到人玩了。我和晓晓不能一起玩。我想说结婚一点都不好。反正单身是没有自由的。”

齐墨韵顺着她的话问:“你是不是好像拒绝结婚?”

小乔神秘地笑了笑:“我不仅被排斥,太老我还不能结婚。”

齐墨韵眨了眨眼睛,太老“为什么?”

“告诉你一个秘密,不要说出来。”

“好。”

小乔放低声音神秘地说:“我不喜欢男人,我喜欢女人。”

云起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愕。

他深深地看着她。“你为什么不喜欢男人?”

“男人又脏又臭,几乎都很恶心。我看着他们就难受。当然,我不是说你,你很好。”

“好像有坏人骚扰过你?”

小乔睁大了眼睛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齐墨韵笑笑:“如果没有心理阴影,你就不应该这样。”

小乔点点头,烦恼地说,“你说得对,我只是有太严重的心理阴影。从小到大,各种男人都来找我。你不知道他们有多恶心。算了,不说这个了,反正我决定喜欢女人了。”

“不喜欢男人就一定喜欢女人?”云起·莫夏普问道。

小乔惊呆了。她想了一下,同意道:“你说的也有道理。你不喜欢男人。没必要喜欢女人。但是,女人很好。我还是喜欢女人吧。我就不能喜欢一辈子人吗?”

“嗯,你说的很对。但也许你会遇到一个你不讨厌的男人。”

萧乔呵呵笑了笑,“不可能。反正我这辈子都不会嫁给男人。”

齐墨韵平静地吃了一口菜。“你叔叔阿姨知道你怎么想的吗?”

提起这个萧乔就郁闷,“我知道。但是他们要逼我喜欢男人。在这段时间里,他们帮我找到了很多男人。我还是看不到。”

“你不嫁给男人,他们会难过的。”

小乔很苦恼。“嗯,他们的确会很难过。我妈结婚晚,她觉得女人应该早点结婚,而且因为我的特殊情况,她想让我早点结婚,免得我比她耽误的时间长。但我真的不想结婚,让我嫁给一个男人,我宁愿当尼姑。”

齐墨韵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:“被逼婚真的很烦,长辈们都不能理解我们的想法。”

“你也被逼婚了?”小乔问。

齐墨韵点点头:“嗯,我不想结婚。我爸不同意。我已经在为自己找对象了。”

小乔疑惑地问:“你为什么不想结婚?”

“我喜欢一个女生,但是我们肯定不能在一起,所以我不想结婚。”

“她家很穷?”

齐墨韵点点头。“如果我的家人知道她,他们肯定会反对。而且我也知道我不能娶她,她也不爱我。所以还是单身一辈子好。”

小乔听到这里大吃一惊。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关系。

“那个女孩太无知了,她不喜欢你。”

云起莫云淡淡地笑了笑:“没有人能控制感情的事情。她不喜欢我,我也没办法。”

他越说越轻松,小乔越觉得自己受了重伤。

她同情弟弟。“没关系。到处都是花。你以后会再遇到你爱的人。”

齐墨韵摇摇头,幽幽地说:“不,我这辈子只爱她。”

做人不能太老实

“不!做人你多大了,做人能确定你们的感情能维持一辈子吗?”

齐认真地看着她。“感情的深度一定和年龄有关?”

萧乔杉讪讪的点点头。“你说得对。但你还是要学会忘记她。”

云起莫只是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
小乔心里同情他。

其实他比她差。她莫名其妙地没有人爱,也无法尝试那种痛苦。

为了同病相怜,小乔越来越照顾他,两人的距离也拉近了不少。

吃完后,小乔把他带回了小的家。

齐墨韵的车还在她家。

回到萧,自然,他被李明熙挽留了一段时间。

他直到天黑才离开,开车回来,约了小乔肖骁,明天一早出发去附近城市的雪山温泉。

齐墨韵一走,李明熙就偷偷问萧郎:“你觉得他怎么样?”

萧眨了眨眼睛,有点明白她的意思。

沉思过后,他还是开门见山地说:“是个不错的人才。”

李明熙笑着说:“我想是的。”

“爸,妈,笑什么呢?”小乔转头看他们笑。

“没什么。明天出去玩,记得照顾埃文,想去哪陪他玩就陪到哪。”

小乔很纳闷:“我不照顾他,我不需要你说我知道。”

“不,我想让你去伦敦呆一段时间,这样他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

“我?”小乔不解。

李明胜xi点点头,“是的。你现在没事做了?去伦敦玩玩,放松一下就好。也许等你回来,你会改变主意,喜欢上男人。”

肖骁开玩笑地说:“如果她能改变主意,她一定是看上了外国男人。”

李明熙笑着说:“有个花里胡哨的外国佬真好。以后生个混血儿就好了。我也不要求她找个黑头发黑眼睛的。”

小乔无言以对。“那是你想从我这里得到的吗?随便找个活人?”

“是的。”

小乔撒娇萧郎:“爸,你看我妈,我没出息!”

萧郎宽容地笑了笑:“别担心,如果你真的想找一个,你妈妈肯定不会同意的。”

“问题是,她能找到吗?”李明熙问:“好条件那么多,她都看不上。如果她找我一个女人回来,我真的宁愿她只是找一个男人。”

“妈妈,你在歧视同性恋。”小乔冷哼道。

“我不能控制别人,你不能!如果你想让我多活几年,就找个男人。如果你真的想找个女人,我愿意为你去死。”李明熙直接放下狠话。

“女人怎么了?女人比男人漂亮多了……”

萧打断他们母女的辩论,“好了,不说了。Jojo,睡觉吧,明天早起。别生你妈妈的气,她是为了你好。”

小乔哼了一声。“爸爸偏心,每次都帮妈妈。我还是你女儿吗?”

李明熙扬起眉毛。“他是我丈夫,当然帮助我。如果有能力,可以找个对你有偏见的老公。”

小乔:“……”

而肖骁则躲在一边,悠闲地听着他们的争吵,不时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。

小乔从他身边走过,太老拍了一下他的头。“也去睡吧,太老明天开车!”

“小乔,你再拍我的头,我就和你断绝关系。”肖骁阴着脸威胁。

小乔没看他一眼,直接上楼了。

第二天一早,莫开车去了肖的家。

今天他穿得很随意,看着阳光,看起来很帅。

李明熙真的看了他一次,喜欢过他一次。

云起·莫把车停在肖的家里,打算开着他们的七座轿车出去。

当他们出发时,李明熙在路上塞了很多食物给他们吃。

肖骁坐在前排,云起·莫和小乔坐在后排。

他们没有吃早餐。他们一上路,小乔就拿出了李明熙准备的食物。

她打开一个午餐盒,里面有三个三明治。

另一个饭盒里,有切得很好不容易碎的水果。

还有一个装着煮鸡蛋和肉包子的袋子。

“你想吃什么?”小乔问他。

“吃个三明治。”云起说。

肖骁在前面说:“我也要吃一个。”

他们三个每人拿了一个三明治吃。吃完后,齐墨韵说:“我们收拾一个池子,自己泡吧。”

小乔没有意见:“好吧,泡人多没意思,我们需要一个人一个池子。”

“我要两个。”肖骁在前面说话了,“小乔是一个人,埃文和我是一个人。”

小乔不同意。“我一个人无聊。”

“你是女的,你确定要和我们一起泡?”肖骁问道。

小乔扬起眉毛。“你怕什么?又不是不穿裤子。我也想穿泳衣。况且我是你姐姐,对你没兴趣。”

肖骁变黑了。“我们对你不感兴趣,是吗?”

“我这么漂亮,也许埃文对我有意思?”小乔开玩笑道。

她知道埃文有喜欢的人,所以她敢这样开玩笑。

肖骁不怀好意地说:“是的,我们一起去。如果艾凡对你感兴趣,如果你能嫁给艾凡,你妈妈一定会烧高香。”

“嗯,我说我喜欢女人!”小乔强调了自己的性取向。

齐墨韵笑着说:“我刚才考虑不周,要不然就要两个了。”

肖骁担心世界不会混乱:“看,埃文对你一点也不感兴趣!”

小乔不理他。她对云起说,“就一个。一个人泡太无聊了。我带的泳衣很保守,不会让你尴尬。”

齐墨韵笑笑:“我没想太多,我怕你尴尬。”

小乔乐了。“我不会。男人在我眼里没有女人的身体。”

结果,她很快就被打中了嘴巴。

他们去山上,收拾了一个小池子,一个人泡着。

一套换洗的衣服出来了,小乔惊讶地看到云起强壮匀称的身体。

“埃文,你身材真好!这是腹肌,哇,有八块。”小乔对自己的身体表现出了纯粹的欣赏和喜爱。

肖骁嘲笑她。“谁说男人的身体不值得看做女人。现在谁在盯着男人的身体流口水?”

小乔白了他一眼。“不要怪我。我以为男人的身体和你的一样。”

做人不能太老实

肖骁:“我的身体怎么了?我也有八块腹肌……”

小乔看着他,做人昂着头,做人优雅地向水池走去。

他们三个泡在温泉里吃果汁和水果,别提有多舒服了。

泡了一会儿,小乔的脸变红了。

她的皮肤很白很嫩,现在又白又红,特别有魅力。

云起不看她,眼里的颜色知道了几分。

肖骁突然说了些什么,“埃文,我妈妈说你回去的时候,带我妹妹一起去伦敦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云起不明白。

“让她去伦敦玩,放松一下。我妈想让她出去走走,找个男人嫁。”

“我不喜欢中国男人,也不喜欢外国男人。”萧桥睁开眼皮,淡淡说道。

肖骁笑着说:“不一定,也许你更喜欢强壮有力的男人。”

“我讨厌长毛男!”西方国家的男人身上有头发。

齐笑了笑:“对,让JoJo跟我来,呆在我家。她想玩什么就玩什么。巧了,云最近放了个暑假,在家没事干。”

小乔瞪了他一眼:“我说,让你叫姐姐!”

没等齐说话,反驳道:“我都不想叫你姐姐了,更别说叫别人了。”

“你一点礼貌都没有。”小乔冷哼道。

齐墨韵看着她,笑了:“你要去伦敦吗?”

“管他呢,去不去。”小乔说没关系。

“那就跟我走吧。我后天就走,做好准备,等会回去再定票。”

小乔想了一下,点点头:“没事。就在我去英国转的时候,附近几个国家顺便玩了一把。”

齐墨韵又问肖骁:“你去吗?”

肖骁摇摇头。“如果我不去,外面就没有家。下次有机会再去。”

云起不点头,也没劝他。

泡了一会儿后,肖骁不想泡了。他起身说:“你泡吧,我去弄点吃的,我饿了。”

“点菜时给我们打电话。”小乔说。

肖骁点点头,然后裹着浴袍离开了。

池子里只剩下它们两个了。

其实泳池四周都是半透明的窗帘,可以看到其他泳池的情况,周围也有很多人在泡,也不尴尬。

齐墨韵看到小乔的脸越来越红,有些担心她。“咱们别泡了,泡太久会不舒服的。”

“不,我觉得很舒服。”小乔懒,不想动。“我会泡一会儿。你先来。我晚点来。”

齐墨韵走近她。“别泡了,你看起来有点不对劲。”

“有吗?”小乔摸了摸自己的脸,好像有点热。

齐抓住她的胳膊。“走吧,小心一会儿晕过去。”

“我真的很好。”但她还是用他的力气站了起来,于是双腿无力,差点摔倒。

云起没有忙着抓住她,小乔的鼻子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。

“行吗?”云起不担心的问道。

小乔皱起眉头,抬起头来。“你身体好硬!”

“你在干什么?”这时,肖骁突然回来了。

他惊讶地看着他们,眼里闪着流言蜚语。

小乔慢慢站直了。

“不用想了,太老我就是差一点摔倒。”她淡淡地说。

云起·莫也很自然地放开了她,太老两人看起来坦荡荡似乎真的没什么。

其实真的没什么...

肖骁仍然故意笑着说:“你有什么都没关系,我不在乎。”

“你是怕我不嫁吧?”小乔瞪了一眼。

“大家都怕你不嫁。”肖骁说实话。

小乔得意地说:“可惜,我就是不喜欢男人。”

“喂,你不喜欢男人,真是男人的损失……”肖骁摇摇头,不再谈论这个话题。“饭已经点好了,我们去吃饭吧。”

他们三个换了衣服,去餐厅吃饭。

在温泉吃了饭,感觉很舒服,很放松。

雪山上的温度不高,所以更加宜人。

吃完后,他们也打算回去。

当我回去的时候,我正开车经过云起莫。小乔大概是太累了。她睡在车里,直到回家才醒来。

当李明熙得知小乔决定去伦敦时,他同意了。

“过段时间我会让人帮你收拾行李,这样你走的时候就不会着急了。”

小乔没在意。“放心吧,后天就走。”

“只有一天,你能不担心吗?你去伦敦不仅仅是几天。去那里很难。至少得玩一个月。还有更多东西要准备。”

齐墨韵笑着说:“其实你不用带太多东西。其他人可以去准备。”

小乔点点头:“对,我去买了。”

李明熙笑着说:“你是去玩还是去买衣服?自然要带够衣服。不然你要穿什么,还要抽时间再买吗?”

小乔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,就同意现在就收拾。

但是她问,穿什么衣服,她自己决定。

莫直接在肖的电脑上订了两张票,很晚才走。

一瞬间,他们两个该离开了。

大家把他们送到机场,看着他们安检后回去。

小乔其实没去过伦敦。

虽然她出生在伦敦,但她长大后就没去过那里,也没有机会去。

但她去过其他国家,出国对她来说并不陌生。

但她还是想看看自己出生在哪里。

“听说我出生的时候,你爸你妈去医院看我了。”坐在飞机上,小乔告诉莫。

齐墨韵点点头。“嗯,我也听说过。”

他还听了他妈的笑话,说当时齐瑞刚要让他和小乔绑小婚。

他笑了:“我妈说你当时很漂亮,刚出生的孩子不好看,但是你很漂亮。”

小乔眯起眼睛笑了,更笑了。“所以现在我就是这样。”

齐看着她。“你真漂亮,比你妈还漂亮。”

“我妈说,长得漂亮不是好事。”

“为什么?是不是因为骚扰你的男人太多了?”

“这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找对象也不容易。我总觉得选谁都不现实,因为我怕别人要的都是我的美。表现出来的是好的一面,不好的一面我也不好看。”

还有,在她这样的美女面前,男人会隐藏自己所有的缺点,只会暴露自己的优点。

侄儿新书《黑帝特别宠:早上好,8号新娘》,记得来看看~

艾君一边吃一边取笑她。“二嫂天天吃无味的东西,做人怎么受得了?”

丁心里咯噔一下,做人眼里闪过一丝慌乱。

幸运的是,她很快稳定下来。“我不挑任何东西吃。而且我喜欢吃清淡的。”

“我不能。如果你每天都吃东西,你的嘴就会变得苍白。”

丁夏楠笑了笑,不再回答。

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她吃的不是清淡,而是完全无味。

谁能吃到无味的食物?

丁吃不下半碗饭。

“我吃饱了,慢慢吃。”她放下筷子。

琦君皱起眉头:“这么少?”

江予菲劝她:“你吃得太少,多吃点。”

她真的吃不下...

“我做饭的时候吃了很多,现在也不饿了。”

“可是你也吃得太少了。”江予菲说。

君齐家直接拿起她的碗,给了她一些炖海带骨头。

“把这些都吃了。”

丁夏楠只好点头:“好的。”

她用筷子慢慢吃。海带不是海带的味道,排骨也不是排骨的味道。

都是一样的味道——没有味道。

丁吃了几口后,突然感到一阵恶心。

她一边捂着嘴一边起身冲向卫生间。

君齐家忧心忡忡地跟了上去,他发现她在水槽里干呕,但什么也吐不出来。

“怎么了?”他走上前来,在她的背上吻了一下。

丁摇摇头,打开水龙头洗手。

食物太难吃了,她感到反胃。

“我没事,估计是吃多了。”

“可你吃的这么少。”

“我猜我不饿。”

“去医院。”君齐家拉着她的手。

“别走,我没事。”

“去吧。”君很强硬,拒绝丁也没用。

家里其他人建议她去医院,毕竟她身上的伤口还没愈合。

丁别无选择,只能和他一起去医院。

考试的结果并不出人意料。她除了恶心没什么毛病。

医生说恶心可能和她的心情和身体压力有关。

琦君走出医院,钻进车里,问她:“你心情不好吗?”

丁夏楠扯出一个笑容:“没有。”

“医生说你压力很大。”

丁对撒了谎。“可能最近总是做噩梦吧。”

“噩梦?”

“嗯,我梦见徐梦瑶向我开枪。”

琦君的眼里闪过一抹冰冷,“我会抓住她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我们回去估计家里人在等我们的消息。”

“好。”

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丁对的胃口越来越差。

每次吃饭,她都很痛苦。

以前很享受吃饭,现在很痛苦。没有味道的食物只能干吞,只是为了填饱肚子。

她吃得越来越少,脸色越来越差。

琼·齐家会监督她的每一顿饭。

一碗米饭,一小碟青菜,一碟荤菜,一碗汤。

她必须吃这些。她不能完成它们。

丁夏楠拿着筷子使劲地吃着。

她的饭量不小。以前对她来说是个小案子,现在太多了。

她吃了两次,不想吃。

“能不能别吃了?”丁不自在地问。

君拿了筷子,丁以为他同意了,但他直接把菜又喂给了她。

“为了吃完。”他坚定地说。

!!

“可是我真的吃不下……”

“慢慢吃。”

慢慢吃没用。

丁无奈地张了张嘴。她只嚼了两下就把食物吞下去了。

琦君放下筷子。“你怎么了?”

“别骗我。”

丁看的眼神有些颤抖。该说实话了吗?

“南方的夏天。”六月齐家低声呼唤她的名字。他很少给她打电话。丁喜欢听他叫她的名字。

现在听起来,太老却带着说不出的悲伤。

“君齐家,太老对不起……”丁一直都很坚强,但这一刻,她真的很想哭。

琦君抱住了她的身体。“和我在一起,没什么不好。”

闻着丁的气息,的心更疼了。

她紧紧地抱着他,渴望最后的温暖。

最终丁夏楠什么也没说,君齐家也没按她。

第二天一早,小君齐家早早醒来。

他一起床,就跟着丁。

琦君迷惑地看了她一眼。“不睡?”

丁夏楠笑笑:“嗯,我醒了。我给你做早饭,一会儿和你一起吃早饭。”

琦君想了一会儿,点头同意道:“好的。”

丁洗完后下楼,去厨房做早饭。

她煎了几个荷包蛋,煮了粥,炒了菜,端上桌。

君齐家刚刚下来。

估计他们今天起得早,其他人还没起来,就他们两个吃早饭。

丁给了他一碗粥。“我让它变轻了。不知道你喜不喜欢。”

“喜欢。”君齐家肯定地说。

只要她做了,他就喜欢。

丁今天心情很好。她陪他吃了一碗粥。

琦君非常高兴。“再来点。”

“好。”

君更开心了,丁又吃了半碗。他很高兴,又吃了两碗。

早饭后,琦君俯下身,吻了吻她的嘴唇。“我走了,中午回来吃饭。”

“嗯,走吧,路上小心。”丁也吻了他的嘴唇。

琦君突然舍不得离开,“我今天为什么不请假?”

“不,要努力。快去上班吧,时间不早了。”丁催促他。

君齐家是真的舍不得走。难得丁今天心情好。他想一直和她在一起。

但是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议,他必须去。

琦君又吻了她,“等我回来。”

“嗯。”

放弃看她一眼,他转身大步离去,却没有看到丁伤心难过的眼神。

他一离开,丁就冲进浴室,把他吃过的食物全都吐了出来。

她的情况越来越糟。

她试图放松,但无济于事。食物很难吃,她吃得很痛苦。

这不是继续下去的方法。只有离开,她才有压力。

此外,她不能继续隐藏它们...

丁给留了一封信,只留下了她的证明。

在信中,她说了实话。她失去了味觉,无法治愈。

她还提出取消婚约,并要求他们原谅她,不要去找她。

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。她没有坐飞机也没有坐火车。

她开车走了,所以她找不到任何人。

但是君齐家在到处找她,不找到她是不会放弃的!

谁也没想到丁还在A市,哪儿也没去。

这个古老的家庭在A市的一个小镇上有一栋老房子。

!!

丁去了那里。

她住在房子里,做人第一天买了足够的食物,做人然后每天呆在家里。

这个镇比较安静,环境和空氛围都很好。

丁每天坐在院子里看书,晒太阳。

讲了她的故事后,她确实感到压力减轻了,食欲也有所改善。

但是她还是不爱吃。她饿了才会吃东西。

在老房子里住了一个星期后,丁的心情很平静。

想必这几天,君齐家也决定放弃她了。

丁急忙低下头,想不到他。当她想到他时,她不禁感到不舒服。

“叩叩叩——”

突然,有人敲门。

丁疑惑道。

她已经在这里住了几天了,但没有人打扰她。谁来了?

她放下书,起身去开门。

“咚咚咚咚——”敲门声很有规律,一直不停。

“是谁?”

"..."外面没人回答。

“谁?”

还是没人接。

丁皱了皱眉头。“别说我不开门。”

“是我。”外面响起男人低沉的声音。

丁夏楠瞪大了眼睛——君齐家?!

他为什么在这里?!

丁很慌张。她想找个东西堵住门,然后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分了。

门关上了。他想破门而入。他早就破门而入了。

“开门,”君齐家低沉地开口。

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试图冷静下来。“你在干什么?我们不在乎了,走吧。”

“开门。”

“我不开门,你走吧。”

“开门。”他只能说这些吗?

丁摇摇头,“我放你走,你没听见吗?这是我的家,我不欢迎你。”

"..."突然外面没有声音。

丁等了一会儿,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走了。

她试图看看门,但什么也没看见。

也许他真的离开了,丁和的心里都很失落。

他来的时候,她不见了。当他离开时,她不忍心...

丁靠在门上,发呆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。

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走了,她都不会开门去看。如果坏了,一定是彻底坏了。

丁回到藤椅上坐下。直到太阳下山,她才起床去厨房拿食物。

她每天吃得很少,总是很容易饿。

但是不能吃太多。

不知道今天怎么了,她直接给自己煮了一大碗面。

拿着大碗回到客厅,她坐在沙发前,拿起筷子开始吃饭。

吃着吃着,她觉得不对劲。

房间里似乎有声音...

这个古老家族的房子是一栋只有一层的老式房子。

客厅两边各有两个房间,正对面也有一个房间。

丁目前住在正对面的房间里。

她小心翼翼地站起来,悄悄地走向她的房间。

我又听到一个声音,好像有人在她床上翻来覆去。

丁很紧张,难道他不会做贼吗?

但是家里什么都没有。小偷在这里偷什么?

丁夏楠再也没有关上门往里看,突然他愣住了——

她床上有一个高个子男人。

那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阮军·齐家!

他睡在她的床上!他是怎么进来的?!

你什么时候进来的?!

!!

丁站在门口。琦君睁开迷茫的眼睛。他撑起身子问她:“吃了吗?”

“你什么时候...你什么时候进来的?”丁惊讶地问。

“你来的时候。”

你什么时候来的?

说明他根本没走偷偷溜进来?

问题是周围墙壁很高。他是怎么进来的?

还有,太老为什么他进来的时候她没有任何感觉?

君齐家已经起身向她走去。他用黑色的眼睛看着她,太老突然把她抱在怀里,非常用力。

丁缓过来,开始挣扎。

但是他的身体就像一堵铁墙,她摇不动。

相反,他的手臂越来越令人窒息-

丁夏楠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了。

“痛苦……”她假装低调,小君齐家立刻松了口气。

丁夏楠试图推开他。

君·齐家抬起下巴,闭上眼睛。他皱起眉头。她看起来更瘦了。当他拥抱她时,他感到一把骨头。

“放开我。”丁夏楠淡淡道。

“不要放手。”六月齐家是强硬的。

"我们已经取消了婚约。"

“我没同意。”

丁心里一痛。“君齐家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我再也不能给你做饭了,和我在一起也没用。”

“别人做。”

"...我有什么用?你不是因为我厨艺好才想娶我的吗?现在我已经没味道了,根本不会做饭。”

“你不用做,别人做。”君齐家强调。

“那我呢?我该怎么办?”

“和我在一起。”

丁不动手,他鼻子有点酸。“如果你想找个女人陪你,你不需要我。”

“只要丁·”

"..."丁突然有了哭的冲动。“丁夏楠配不上你。”

“值得。”

我不能再说了。她受不了。

丁用力推了他一下。“你现在不嫌弃我,迟早会嫌弃的。就算你一辈子不嫌弃,我也不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因为她不喜欢自己。

琦君皱起了眉头。他伸出手试图拉她。丁夏楠急忙避开:“别碰我——”

"..."六月齐家的手僵在空里。

丁看都没看他的表情。“去吧,以后别来找我了。”

她不理他,回到客厅坐下。

面条凉了,但她没有胃口继续吃。

不知道沉默了多久,君齐家走到她身边坐下。

丁抬头一看,正要抓人。他先开口,“我饿了。”

“饿了就回去。我这里没东西吃。”

他的眼睛看着桌子上的面条。“你快吃吧,天冷。”

“我不吃。”丁拿起碗,想把面条倒掉。

琦君突然抓起碗。“你不吃,我就吃。”

"..."丁目瞪口呆。

然后君齐家真的吃了。他吃得很快,一饮而尽,好像饿了好几天了。

丁这才注意到。他看上去有点憔悴,眼睛里有红色的血。

黑眼圈也很严重。

他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?

我没休息是因为我在找她好吗?

还有,他多久没吃东西了?

因为没有味道,丁做菜只放油和盐,面条也是。这么难吃的面条,他吃的这么香...

不饿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胃口。

!!

丁的心突然绷紧了。

“吃完回去。”她有点心软。

君齐家没有回答,做人一碗面很快被他解决了。

“还有别的吗?”他急切地看着她。

“你多久没吃东西了?”

"我昨天吃了一碗米饭。"他说。

昨天我吃了一碗米饭。今天天黑了。他不饿吗?

根据他的胃口,做人他一定是饿死了。

丁夏楠恨恨地说:“不,回去就有饭吃。”

“我现在就想吃。”

“我就说没了!”

君齐家失去了她的眼睛,好像她在虐待和欺负他。

丁不禁又软化了他的心。“好,我给你做点吃的。吃完一定要走!”

她的语气很坚定,这次一定很残忍。

君齐家什么也没说,只是用一双黑色的眼睛看着她。

丁转身朝厨房走去。

好几天没买过吃的了,冰箱里也没剩多少了。

有两个鸡蛋和一根黄瓜。

她用电饭煲煮饭,然后把黄瓜切成块放在凉拌里,她打算炒鸡蛋。

当她这样做的时候,齐家站在一旁。

厨房本来就小,而且大,他一个人占了很多空房间。

丁夏楠在转身时总是碰他的胳膊或胸部。

再打他——

“你能出去吗?这里太小了。我不能和你一起走在这里。”

小君齐家眨了眨眼睛,退回到门边,像门神一样把门堵上。

他看起来有点奇怪,好像他担心她会逃跑。

丁心想,她一定想多了。

电饭煲做饭快,菜也快做好了。

小君齐家帮忙把电饭锅拿到客厅。

丁放下两个菜,给他拿了一双筷子。

“快吃,吃完就走。”

“你不吃吗?”

“我吃过了,不饿。”

“你很瘦。”君齐家说。

丁的心里闪过一抹黯然。当然,她知道自己很瘦,没有肉。

这种身材一点都不好看。

“跟你没关系,你赶紧吃吧。”丁在陌陌的时候,挺没礼貌的。

小君齐家低着眼睛开始吃饭,这和以前吃饭不一样。这次他吃得很慢。

丁也没催他,反正他吃完就要走。

他静静地吃,而她在发呆。

一顿饭,君齐家吃了一个小时...

他放下碗筷,主动收拾碗碟,但丁没有阻止他。

她跟着他来到厨房。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君齐家突然转过身,拉了拉她的身体,塞住了她的嘴唇——

丁睁开眼睛,立即落入他深邃的眼眸。

他的眼睛漆黑如墨,深不见底,仿佛有魅力,让人沉沦。

贝的牙齿被撬开,舌头伸了进去...

丁夏楠回过神来,非常恼火。她刚才上瘾了。

可恶!

丁夏楠开始挣扎,君齐家一点也不放松地收紧了腰。

这次他很好地避开了她肩膀上的伤口。

丁的头被他抱住了,她无法回避,只好任他为所欲为。

他深深地吻着她,力气越来越大。丁很快就不能呼吸了...

她弱,他的对手在哪里。

过了一会儿,她气喘吁吁,虚弱无力地靠在他的胸口。

!!

此章加到书签